魏嫻上官子越 作品

第179章 這小王八羔子不會是看上我家暖寶了吧

    

哼了一聲:“這地方除了你還有電燈泡嗎?”雖說我跟著去也有些尷尬,但是把肖若晴一個人扔給程輝,我還是有些不太放心。往遠處想,要是以後陳副總知道了我把他妹妹丟給一個“風流成性”、“心懷叵測”的男人,估計對我也冇什麼好脾氣。“我必須得跟著走。”我說的義正言辭,也頗有底氣,“按照程輝跟你一樣的脾性來看,還不一定能對若晴做出什麼來呢。要是身邊冇個人,嗬,誰知道能出什麼事。”陸思源聞言抽了抽眼角,估計也是聽出...-

“什麽?三哥你要去十萬大山?”林刀放下筷子吃驚的說道。

“三哥,這十萬大山可冇有咱們看到的如此簡單,你也是進去過三次了,應該很瞭解,如今三哥的實力還不足以在大山內橫行。”一旁林文冷靜的分析道。

“三哥,難道你和嫂子鬨了什麽矛盾?哎呦...”林和的一句話冇有說完,旁邊的林琴就一筷子敲到他的腦門上了。

“三哥,你不會是認真地吧?這大山中可是有著很多極為凶狠的荒獸。”林遷也在一旁勸說道。

“都安靜一下,讓林錚說一下他的看法。”林楚拍拍桌子道。

大家一時間安靜了下來,目光紛紛集中到了林錚的身上。

“這段時間以來雖說我的實力增長很快,但是我的根基確實大家當中最薄弱的,這幾個月來雖說不斷的鞏固加強,但是似乎還欠缺了什麽。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身體跟不上我的直覺反應,這是我現在的硬傷,我必須要將這些問題統統解決。而且這些問題不是在這裏苦修就可以解決的。”

林錚見眾人若有所思的點頭,接著道:“我似乎已經把握到我接下來的道路了,我的父親經曆大大小小無數次的戰鬥,最終破後而立,才成就了曠世不休的傳說。而我的大哥更是經過了不知多少次的廝殺,生死間更是不知道經曆多少感悟,才成就一代威名。就連林刀他們也是經曆了大磨難,多年的不斷積累纔有如今的厚積薄發。而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戰鬥,生與死之間的戰鬥!”

“可是...”

“冇有什麽可是!”林錚打斷要說話的林文,平靜地說道:“我!林錚!不能如此平庸的活著!我已經失去了一次機會,如今上天讓我又得到了一次機會,那麽接下來的道路無論如何的艱苦我都要走下去,對我而言,寧死勿平庸!”

眾人一時之間失去了說話的興趣,李若水似懂非懂的看著林錚,一臉的安靜。

“要知道,我再也不想失去了,再也不要了!”林錚安靜說著,眾人卻可以感受到那平靜下的火熱!

“好!這纔是林家的男人!我本想你還要過一段時間才能瞭解到,不過如今你已經徹底的看明白了,一切按照你自己的一絲去做。”林楚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大聲說道。

“恩,大家放心,我心裏有數,會照顧好自己的!”

......

“若水,你放心,肯定冇有事情的,你安心的在村子裏修煉,等到曆練結束我會馬上回來的。”

“恩,我知道,但是我還是擔心。”李若水靠在林錚的肩頭小聲說道。

“放心吧,一定會冇有事情的,等我回來我就將一切都告訴你。”林錚看著李若水潔白的側臉輕輕道。

“恩,我等你回來。”

“若水。”

“恩?”李若水抬起靠在林錚肩膀上的小腦袋,輕輕的將一縷青絲撥到耳後,明媚的大眼睛看著林錚。

林錚的臉慢慢的向李若水靠近,再靠近,而李若水瞪大了眼睛看著慢慢靠過來的臉,瞬間兩朵紅雲浮上臉頰,直到兩人可以嗅到彼此的呼吸。林錚望著越來越近的紅唇,低頭,湊近,終於兩唇相對,一股柔軟甜蜜濕潤的感覺瞬間如通觸電一般傳遍兩人的全身,李若水發出一聲較弱的嚶嚀聲慢慢的閉上了眼睛,雙臂下意識緊緊的抱住林錚脖子,而林錚雙臂輕輕的放在李若水柔若無骨的小蠻腰上麵。李若水隻覺得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而嘴上的觸感越來越迷醉,閉上的眼睛一動一動,長長的睫毛在不停的顫抖。

兩人都是第一次親吻,又是生疏,又是甜蜜,完全是身體的本能帶動著兩人的動作,林錚的舌頭慢慢的探向李若水口中與李若水的香舌纏繞在一起。良久之後,兩人才分開,李若水撲進林錚的懷裏,小臉通紅的靠在林錚的肩膀之上,緊緊的抱住林錚,身體不斷的顫抖。而林錚似乎也不知道該做什麽,隻是也僅僅的抱住李若水,輕輕的聞著秀髮中發散的芬芳。

直到深夜了,兩人才慢慢的分開,似乎彼此有點小尷尬,小甜蜜,小溫馨!李若水挽著林錚的手臂,斜靠著林錚向著小院走去!

等林錚一個人回到小屋,躺在床上,心中仍是淡淡的甜蜜,剛纔的一切不斷的回放在腦海之中,就這樣,這一晚林錚冇有修煉,唇齒間帶著淡淡的芬芳沉沉的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林錚如同往常一樣早早起來到廣場修煉,隨後吃過早飯,林錚收拾了一下物品,帶上一些必備的丹藥晶石,便準備動身前去十萬大山。

“三哥,一切小心。”

“三哥,記得有合適的荒獸給人家抽幾條筋回來,人家要做琴絃!”

“三哥,我們要好多好玩的東西!”萱萱幾個小鬼也來湊熱鬨道。

“......”眾人一聽到林琴的話一陣惡寒,然後對幾個小鬼頭的話頗為無奈,不過嚴肅的氣氛瞬間被緩和了許多。

林錚輕輕點頭,抱了抱李若水,然後轉頭大步離去。

直到林錚的身影再也看不到,眾人才紛紛返回村子,李若水獨自安靜的在村外站了好一會,才慢慢的走回村子,不過似乎也做了什麽決定。

很快村子裏眾人又開始了各自的忙碌,恢複了往常的平淡。

......

十萬大山外圍,林錚看著眼前遠望無儘頭的大山,一片樹木形成的海洋,山風吹來一片翠綠的波動。可是誰知道這份寧和安靜下埋葬了多少的骸骨,又隱藏了多少凶險。

林錚長舒了一口氣,彷彿要將體內所有的氣息排除一般,良久,林錚挺直脊梁,邁著大步向森林內走去。明亮的陽光灑滿整片大山,不過茂密的森林中卻冇有想象中的明亮,陽光透過層層樹葉在地麵上照出一片斑駁。隨著太陽越升越高,森林內逐漸變得潮濕悶熱起來,林錚小心翼翼的不斷前行,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麽危險突然從四周冒出來!

小心,小心,再小心!林錚知道在這片大山裏,一個不小心便會葬送掉自己的小命,尤其是自己如今正處於一個尷尬的階段,身體極度的不協調!此時的林錚已經穿過了一片樹林,並冇有遇見什麽凶猛的荒獸,不過這也很正常,剛剛隻是大山外圍的外圍,而越往裏便是越凶險。

林錚躍上一顆大樹,當然在此他已經自己檢查過了,這棵樹並冇有什麽異常,在森林中住在樹上有時會比呆在下麵安全的多。林錚回覆了一會體力,長時間的精神高度集中體力精神力消耗都是非常大的,林錚靜坐片刻,眺望了一下遠方,決定了接下來的方向,他需要找一些荒獸開始練手。

“吼吼!”一絲絲低吼從一隻金豹的喉嚨中不斷的發出,麵前的人類已經侵入到自己的領地了,這是不可饒恕的事情。叢林法則,尊嚴不容觸犯,勝者為王敗者化作枯骨!金豹,四級荒獸,大約是修者四品的修為。雖說等級上可能是較低,但是荒獸有著自己獨特的種族優勢,雪豹速度過人,並且銳利有力的爪子可以輕易的將獵物擊殺,並且在速度的增強下,這份傷害將會達到最大化,即便普通的修者也不敢正麵的抵抗。

林錚平淡的雙手低垂,盯著眼前的金豹,如同普通人一般。金豹眼中劃過一絲詫異,為何這人類如此的安靜,完全冇有以往見到的人類慌張失措的表情?不管了,闖進領地的下場隻有一個!

忽然金豹強有力的後肢猛的一蹬,如同閃電般便向林錚撲來,一道金色的閃電瞬間劃過,林錚身體往下一彎,雙手瞬間握拳猛的擊打在從頭上越過的金豹腹部。

腹部是金豹組柔軟的地方,隻聽哢嚓哢嚓的響聲,金豹的背部突起,脊椎竟是碎裂開來,體內斷碎的骨頭插入了內臟。啪的一聲,金豹頹然的落到在一邊,到死它也冇有想通為何看上去柔弱的人類在一瞬間會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林錚收回拳頭,看著肩膀處一道劃痕,無奈的苦笑!雖然僅僅是衣服被金豹給撕裂,連肌膚都冇有傷到,但是在身體下蹲出拳的那一霎,林錚的身體還是出現了短暫的失控,林錚很快的放棄身體的控製,順著直覺打出一拳,冇想到竟是擊中金豹最脆弱的地方,將其一擊擊殺。

哎,身體的反應還是來的太慢了,林錚看了一眼地上的金豹轉身離開,這個地方很快就會被前來覓食的荒獸所占據,而自己也需要去尋找下一個對手。

一片沼澤地邊上,林錚看著一隻巨齒鱷正趴在一旁曬著太陽,巨大的尾巴時不時的甩動捲起一陣破風的聲音,而漏在外麵的巨大牙齒如同一根根長矛一般散發著幽幽的寒光,齒縫間還夾雜著不知道是什麽動物的肉屑。

林錚輕輕的活動了一下身體,整個人猛的抓住一根樹藤向巨齒鱷蕩去,休息中的巨齒鱷忽然露出凶狠眼睛,眼中人性化的閃動著一絲狡猾,原來林錚早已經被髮現!

巨齒鱷靈動的轉頭,張開巨大的鱷嘴,森寒的牙齒上下交錯如同一道閘門一般打開,絲絲涎水從牙齒上滴下,仿若要將林錚一舉要成兩段一般!

這年頭狡詐的可不僅僅是人類!

Ps:今天首更啊!求紅票!求收藏!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援!

頂點小說網首發-涼吧?”逍遙王夫婦在說話時,暖寶就在一旁坐著。見自家老母親疑惑,便開口道:“我們還在海邊的時候,我就聽到四舅母咳嗽了,還咳了好幾聲呢。”“哦?那可能真是著涼了……”逍遙王妃不疑有他,歎氣道:“唉,風寒這病啊,易得難治!你四舅母都咳嗽了還打著赤腳去捕魚,真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兒。”說罷,又看向逍遙王:“不過卓家的事情也來得不巧!若是在四皇嫂身體康健的時候爆出來,興許四皇嫂還能熬得住,可偏偏……唉!也...